学习服务

云学习

你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虚拟现实的一天,带我走出季节性抑郁症
发表时间:2015-12-09    点击次数:



          还有最后三个星期的课程,接下来是考试和论文在等着我(指原作者Nolan Callecod)——这种通常的套路你们都知道。不去准备考试和论文,我现在在做什么?当然是在写这篇文章了,不过我准备花点时间来探究下Oculus Rift头显。
        有趣的是,支持Note5和S6手机的最新三星Gear VR目前已经销售一空。而我还在用着支持Note5的创新者版观看虚拟现实。除了技术规格之外,激动人心的是普通大众也能获得第一批虚拟现实体验之一。而且随着支持S6和Note 5的新技术出现,也有一些新的应用要推出的。




上图是一个叫Oculus Social的新应用

 

 

         Oculus Social是一个非常新颖且诡异的体验。拥有Gear VR的用户可以进入在一个电影院摆放了5把椅子的聊天室。有一台主机会播放来自Vimeo和Twitch网站的一些视频片段(还有电影)。在这些聊天室中,大家从你叙述的内容来评价你,不能因为种族,性别,性取向或社会经济地位持有偏见。每个人的评价取决于他们的品格以及他们在谈话中谈论的事情。这是在虚拟现实中展示的令人悲哀但令人震撼的现实。
        这次审查制度得到了好评,侮辱问题开始深入人心,以及在公众中显而易见的仇外心理;不过使用Oculus Social应用的人可以不用关心政治观念的正确性。
        在这款虚拟现实社交应用中只有对话和看法。我想,Oculus Social应用的用户对话的感觉就像以前的老式酒吧或咖啡店里的那种对话一样。
        现在我还会继续谈论有关移动VR的实事动态;我会沉浸在Rift中体验一会然后汇报下我的感受。此外,今天异常阴沉,寒冷和压抑,所以加入点光照治疗可能会好很多。
        我回来了。我的心情稍微好转了一点。我体验了Perfect Beach应用而且在欣赏一个虚拟海滩的时候我进行了一些冥想的呼吸训练。这是一种非常令人愉悦的放松方式。只有一会儿的功夫但是我已经从工作的压力中释放出来,现在我可以更平静地处理我必须完成的工作。当然,之前我感到有点厌烦了所以决定转换心情去Netflix看了一会《遁入虚无》和《窥视秀》。为了研究电影摄影艺术我故意看了两部片子。《遁入虚无》和《窥视秀》都是从第一人称视角拍摄的,带来了一种有趣的观看体验。

 


上图是用户在虚拟现实中可以观看Netflix的地方

         最后我进入了Oculus Social应用。我进入的聊天室有来自俄罗斯,澳大利亚,英国,美国的人,当然还有你自己。Oculus Social是未来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虽然这是一个新平台,但是通常用户大部分还是成年人,那些整天把“菜鸟”之类的话挂在嘴边的青少年还没有普及到这个平台,所以这很好。
        总之,Oculus的体验让我从日常工作的压力中得到放松并给了我一种孩子般的想象。心理学家使用的一种治疗法就叫虚拟现实暴露疗法。它被用来为这些由于特殊恐惧承受高度焦虑的患者找到中间观点。记住这一点,看到虚拟现实的医疗进步用来治疗心理健康的时候就会觉得很有趣。未来要关注的问题可能就是在虚拟现实中暴露是否会有影响。
        未来就在眼前。我们拥有比电脑智能的手机可以带我们去到月亮上,我们有磁悬滑板,不久将会实现无人机运载系统然后最后是虚拟现实。未来十年将是见证有多少技术会发展进步的非常有意思的时间。老实说,我认为技术与人类交互式相冲突的;但是新型的技术会让人类交互成为一种预期之外的更加新式且多样化的体验。

本中文稿由Yivian原创 [VIA theodysseyonline],原文链接http://yivian.com/2015/12/08/vr330/12106



 

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河西石佳冲109号 邮编:410079 版权所有:湖南大学远程与继续教育学院 技术支持
您是第 位访客!